新浪新闻客户端

曾参加奥运的中国运动员 绑满手榴弹冲向日军坦克

曾参加奥运的中国运动员 绑满手榴弹冲向日军坦克
2018-02-25 17:52 新浪军事
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收藏 微博 微信 0
标签:遗珥堕簪 轮渡路邮电局

  [一个运动员的光荣与梦想]

  2018-02-25晨,邯郸-安阳之间的漳河防线。当日军坦克引擎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第32军142师第6旅补充3团的排长王润兰明白,他和他的阻击阵地已到了最后时刻。

  日军坦克慢慢逼近,不断喷吐炮弹和子弹,阻击阵地上的士兵们慌乱起来。这些农村娃儿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样的怪物,王润兰竭力嘶吼,试图稳定军心。

  王润兰当然不会怕坦克。他上过商震将军开办的河北军政学校(军官学校),是商震组建的军人拳击队成员,他见过坦克,见过汽车,见过飞机,就在1936年,他还坐大轮船到过欧洲——

  ——参加在柏林举办的第11届奥运会。

  第11届奥运会是中国派代表团参加的第一届夏季奥运会,古老的东方国度终于加入了奥林匹克大家庭,虽然过程实在有些寒酸。参加奥运会的中国代表团只有69名运动员,就这样一支小代表团,运动员们也是靠沿途打表演赛才筹措到旅费的。辗转抵达德国的时候,离奥运会开幕式只有4天了。

  王润兰出生于河北饶阳县,自幼习武,体格健壮,因此在商震的拳击队中脱颖而出,并在组建奥运队伍时成为国手。很遗憾,严重的晕船和水土不服使得王润兰的战斗力大打折扣,在首场比赛中,他被荷兰拳手维姆·福克不断击中有效部位,自己挥出的重拳却多被闪避开了。这位中国最强的轻重量级拳手承受着雨点般的拳头,上唇被击打出血不止,仍然坚持到时间结束,始终没有被击倒,最后以点数败北。柏林奥运会之后,铩羽而归的王润兰拿不到一块钱奖金,默默回到了自己原来呆的地方, 32军的拳击队。

  抗战全面爆发后,32军立刻直面日军的第一波攻势。情况紧急,32军只好把原先编制内的非作战人员组织起来,掺入一些紧急征召的新兵,编成补充1团、补充2团、补充3团,充入战斗序列。王润兰分在了补充3团中。他此前并没有带过兵,但在拳击队也被授了尉官衔,于是就成为了排长,带着二十几个新兵。

  七七事变之后,日军攻占北平,随后迅速沿着平汉铁路南侵。从七月到九月,保定沦陷,石家庄沦陷,邢台沦陷,邯郸沦陷。

  邯郸再往南是漳河,也就是河北和河南的分界,过了漳河就是安阳,安阳后面是郑州了。漳河是华北平原上不多的几个天然屏障之一,国军第32军奉命守备安阳,32军把补充3团安排在了漳河北岸,阻击和迟滞日军的前进。9月14日,日军抵达漳河防线,9月18日开始进攻王润兰的阵地,到现在已经是第四天了。

  退却?投降?还是坚持战斗?

  这个问题,一年前王润兰就已经在心中写上了答案。在那场其实是必败的比赛中,即便知道了结局,他也用生命扛着比赛直到最后一刻。

  作为一个拳手,哪怕是失败,也要坚持到边钟敲响!

  收集手榴弹,捆扎,打包。整整一大捆。

  全排只有王润兰有这劲儿,能背着一捆手榴弹冲锋并且甩出去。

  好。那我就走喽!

  王润兰跃出战壕,耳边只有风声和子弹的呼啸。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王润兰可能会想起奥运赛场上的那个对手,维姆·福克。王润兰或许不知道,维姆·福克在柏林奥运会后转为职业拳手,一场比赛挣的钱相当于他10年的军饷。

  王润兰还记得那一届比赛的金牌得主罗杰·米什洛。第一轮被淘汰的王润兰,颁奖那天只能眺望领奖台的盛况,羡慕地远远看着这个法国拳王。罗杰·米什洛在柏林,在希特勒的眼皮底下,在苛刻偏袒的裁判判罚之下,击败了德国人理查德·沃戈特夺冠,成为法国的民族英雄。此时的罗杰·米什洛每次出行都前呼后拥,享受着千万人的敬仰与崇拜,身边从不缺金钱、美酒与女郎。

  王润兰还记得和自己一起经历艰难旅程的队友。

  他的奥运队友、也是32军拳击队的队友,靳贵弟,此时被编入了补充3团的另一个营,布防在安阳市。在王润兰之后一个月,靳贵弟也战死沙场。

  不仅他们两人,参加过第11届奥运会的撑杆跳运动员符保卢、足球运动员陈镇和,都牺牲在抗日战场上。

  王润兰应该还记得刘长春、杨秀琼、李惠堂、付金城、林绍洲……这些代表中国最顶级水平的运动员。这些一道在柏林开幕式走进体育场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在哪里?边钟敲响了,我王润兰倒下了,先走了。

  1937年底,漳河防线被日军突破,安阳沦陷,郑州沦陷。

  但是中国没有倒下。就像一个永不气馁的拳手,我们尽管被打得满身鲜血、摇摇晃晃,但始终站立在竞技场上没有倒下,一直坚持到边钟敲响。这一回,日本倒下了。

  如果王润兰在天的英灵能看见这一幕,他应该会微笑。如果人死后会有在天的英灵,那么曾和他一道去柏林的队友郭洁应可告慰王润兰。2008年,这名1936年奥运会的铁饼运动员,在中国的大地上举起了北京奥运会的火炬。这一年,郭洁97岁,他参加的那届奥运会已过去72年,与王润兰战死时隔71年。如果人死后会有在天的英灵,10天之后,当我们坐在沙发吃着辣条,看平昌冬奥会的比赛时,或许应该向天招呼一声:王长辈,奥运会又开始了,坐下来一起看咱中国能拿几块金牌吧!(作者署名:现代舰船蓝云)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军事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sinamilnews)

新浪军事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7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