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音沟乡| 会昌| 北康村| 阿湖乡| 搬经镇|
老谢点评:中国人口崩溃? 杞人忧天毫无意义!

 

    最近网络上关于中国人口崩溃的讨论甚嚣尘上,老谢观后留有不少感悟,与大家分享。

 

    正反激辩

    2017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63万人,这一数据比之前各方的最低预测还要更低;2017年人口出生率比2016年下降了0.52%,只有12.43%,这一数据比日本的出生率还低,人口自然增长率下降到了5.32%的惊人低生育水平。国家卫计委在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之初曾预测出生高峰将出现在2018年,对2017年出生人口的最低预测为2023.2万。而最新的数据表明,出生高峰在2017年就过去了,2017年出生人口比卫计委的最低预测还要少整整200万。由此,社会上有些人士撰写了一些文章引用联合国最新发布的《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修订版称,预计本世纪末中国人口将出现倒“V”形反转,在低生育率状态下加速下滑跌破10亿至6.13亿。

    无独有偶,人口学者梁建章日前也撰文称,随着生育堆积结束后育龄女性数量的锐减,出生人口将在2018年进入雪崩状态,在之后十年将以每年减少30万到80万的速度萎缩。但现在看来,出生人口雪崩比我们预料的来得更早,也更加迅猛。而中信证券研究部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也指出,在目前因政策激励产生的二胎需求在几年内释放完毕之后,我国人口增速可能会迎来断崖式的下跌。这些忧虑的源头来自于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发布世界人口展望,预计2017年中国人口约14.095亿,到2030年将上升至14.412亿,但2050年将跌至13.645亿,相比目前减少3.2%。上述预期基于联合国的“中方案”人口预测。在更为悲观的“低方案”中,联合国预计本世纪末中国人口将加速下滑跌破10亿至6.13亿。

    如果把上述人士的预测立为反方的话,那么无疑国家卫计委直属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先生就是那个正方。他认为未来我国总和生育率只会随着政策宽松和鼓励生育政策的出台而保持在1 .6或者更高的水平,说中国人口雪崩简直是笑话。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总共有九套预测方案,中方案通常被认为是最可能方案,而低方案是人口预测中的小概率情景,是不太可能发生的情景。因此,中国人口不会遵循联合国低方案预计的路径。即使不幸中国遵循了联合国低方案路径,中国人口也不会雪崩。按照联合国低方案,到本世纪末,中国人口将下降为6.2亿,依然是世界人口第二多的国家,是美国人口(3.02亿)的2倍,欧洲人口的1 .44倍。日本(5431万)、韩国(2476万)总人口与中国相比更低。如果中国人口雪崩,那么日本和韩国等这些国家将是超级大雪崩。

 

    经济与人口

    无论是正方还是反方都各有各的数据与逻辑支撑,但这其中有个比较重要的核心点,双方都避之不谈或是故意忽略了。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最强大的就是执行力。无论是50/60年代的鼓励生育,还是70年代末的计划生育政策,都达到了基本目标。这里有个宏观背景,80年代之前中国社会一直处于意识形态的漩涡之中,与外部的对抗意识很强烈。由于信息闭塞,政策下达到民间的执行力就相对较强大。80年代之后,由于改革开放的因素,社会以发展经济为主要目标,政策开始转向经济领域。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中苏关系紧张,中美关系开始缓和。中国自身也有和平发展的远景,对国民经济倾注了更多的关注。

    当时的中国可说是一穷二白,闭门造车之下生产力长期发展滞后,由于人口众多,在计划经济体制下,配给制已经让国家不堪重负。到了80年代邓小平时期,我国开始专注经济建设,顶层设计开始发挥作用。当年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的背景,是落后生产力和日益增长物质需求之间的矛盾。不断提高生产力的同时(技术进步),遏制需求端的人口爆发式增长。这样就能拉近生产与需求之间的巨大差距。

    1971年7月,国务院批转《关于做好计划生育工作的报告》,把控制人口增长的指标首次纳入国民经济发展计划。1980年9月,党中央发表《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1982年9月,党的十二大把计划生育确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2月写入宪法。2002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施行。

    可以这么认为,实施计划生育是顶层设计中的一部分。目的是为了在提高生产力的同时不给社会增加人口负担,毕竟单位人口消耗口粮会拖垮经济。另外,高层判断全球进入一个相对长久的和平时期,中国继续储备备战人口毫无意义,发展生产力提高经济质量是基本国策。

    如果给予人口出生与GDP增长17年的周期间隔,中国GDP的高速增长,几乎与中国的人口出生率与人口自然增长率显著正相关:1978年改革开放后经济进入高增长轨道不是偶然的。17年正好是一代人长成的时间,正是因为从1962年到1970年连续8年的高人口出生率与增长率,才为后面30年提供了足够的劳动适龄人口——这就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内在逻辑。

    那么,今天中国的生产力蓬勃发展,通过将近20年经济扩张。不仅能自给自足,还通过贸易为全球提供中国制造的商品,直至2008年金融危机。此时的中国早已摆脱落后生产力的束缚,小到打火机,大到大飞机,天上地下中国几乎涵盖了所有行业与产业,生产力的增长速度已完全可覆盖国民需求、且有相对过剩的情况出现。

    中国如今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显而易见当年社会的主要矛盾已不复存在。当下的新矛盾就是刚刚不久闭幕的19大上提出的——“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如何理解这一矛盾的转变?显而易见的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包括对衣食住行的要求的提高,对人口质量与素质的提高。“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包括收入与房价的不平衡,贫富差距的失衡,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杠杆失衡,信仰目标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先进生产力升级不充分,基本人口发展不充分。

    显然,社会新的主要矛盾已写入宪法,那么随之而来的政策导向自然会沿着这条路线展开。比如放开二胎政策,供给侧改革去产能提质量,扶贫政策,限制炒房的政策,去杠杆政策......目前,在生产力已经过剩的时期,主力消费需求人口不足(00,10后)。那么政策转向性已经非常清晰——抑制生产扩张(供给侧)的同时,提高需求端人口(二胎)。这样若干年后,将再次拉近生产与需求之间的差,天枰的两端将会再次趋向平衡。
 
    之前有人把 股市与经济的关系比作是人与狗的关系。股市预期就像狗一样总跑在人的前面,但是当跑得太远,人就会拉一下狗,狗又折回来,与人很近,甚至被拉到人后面,但是总体是围绕人的运动。其实这个社会总宏观调控也是这个道理。生产与需求之间差距大了就要想办法缩小,趋向与平衡状态。只要在两者差最极端的时候做出正确的选择,就不会变成“脱缰的野狗”!

 

    产业与人口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目前正在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来看,一个国家现代化和工业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生育文化和生育意愿发生改变,生育水平下降,乃至人口出现负增长并不奇怪。2030年前后我国人口开始负增长是人口发展规律使然,也是社会进步的客观规律,因此中国人口递减也是一种趋势。

    那么面对人口趋势下降,政策上则是运用“不过快下降”的策略来应对,用时间来换空间。先解决当前的问题(养老和消费人口),假设产业升级和人工智能能解决生产端问题(降低生产成本),那么生产的商品也需要有人来消费。那么产业升级可应对养老问题(财政盈余),二胎则可应对未来一段时间的消费问题(支出消费)。这就是为什么19大前后,出台了包括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和产业升级)和放开二胎(应对人口下降)的一系列应对政策。

    我国的政策是未雨绸缪,而民间则总是杞人忧天。如果要说前20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依靠的是劳动力,那么中国大量劳动力主要集中在体力和低端密集制造方面,因此中国生产的商品附加值都相对较低。我们看到,人口素质并不能通过企业短暂培训后就会有质的飞跃,重复劳动性职业占据了制造型企业很大一部分岗位。毕竟一国的人口素质对应的是中产阶层的数量,伴随着未来中国经济从低端制造迈向高端创造这一进程,中国经济对劳动力本身的素质与质量需求也在提高。

    如果说人口趋势下降,能带来人口质量与素质的提高,那么这就是一种良性人口下降,反之则得不偿失。伴随着人工智能等一大批技术产业的兴起,中国对低端重复密集型产业工人的需求必然会有所降低,取而代之的则是智能机械。这样企业就能有更多的利润可以投入研发和人才引入,而不是像金融危机之前,把大量的利润投入重复再扩能,同质化生产的死循环之中。

 

    人口崩溃毫无意义

    现在讨论人口崩溃的结论下的有点早,因为大部分经济学家总是喜欢刻舟求剑。毕竟经济发展是一个动态调整的过程,而中国的国情与制度是执行力与调动性全球第一,只要施政得当,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反转不利的局面。之前的历史经验也告诉我们,确实如此。为什么之前很多经济学家对中国楼市的判断屡屡败走麦城,而有些企业家则干的风生水起呢?这就是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在面对中国国情与传统经济理论,为什么前者选择了后者,后者则顺应了前者的原因。

    邓小平先生曾经有一个非常经典的词汇,叫“与时俱进”。这个“时”是时代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时政。经济学理论也是由人依据客观规律总结归纳后创造出来的,有其普遍性,但并不具备代入性。

    国家统计局1月18日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共出生人口1723万人(出生率为12.43%),低于2016年的1786万人(出生率为12.95%)。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全年,二孩数量进一步上升至883万人,比2016年增加了162万人;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51.2%,比2016年提高了11个百分点。这是自2016年我国正式实施“全面二孩”生育政策以来,首次出现二孩出生数占比超50%,并超过一孩出生数。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人口统计室主任王广州表示,2017年出生人口数量比2016年还要少,这主要是因为一孩出生数量下降幅度很大,如果不是全面两孩政策,出生规模下降幅度会更大。
   
    如何分析数据这里是有个门道的,因为分析数据的角度不同,可能得出的结论和逻辑也会不同。能生育二孩的家庭(一二线城市户口),一般来讲都是中产偏上的家庭,这就决定了孩子一出生先天就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当然也不是说只生一胎的家庭,不能培养出高素质的人才。毕竟二胎家庭比一胎家庭更有一些物质条件上的优势。

    高质量素质的人口可以契合未来产业升级对人才缺口的需求,这是越过未来中等收入陷阱的充要条件。恐怕很多人甚至体制内部分专家对于政策性放开生育二胎的目的都有所误解,放开二胎并不能说明国家鼓励多生多育。若中国真到了人口崩溃的边缘,政策一定是不仅仅放开二胎,而且还会有更多针对性措施出台,比如减税、奖励、补贴等。甚至未来可能一些大型优质国企,重新推出30年前的奖励分房制度。只不过老谢认为,当前的二胎政策的核心理念,是我国为应对20-30年后产业升级储备人才。

    现在再来讨论人口多寡,甚至老龄化,毫无意义。一方面政策已有应对措施,另一方面纵观一些人口稀少和老龄化的国家,也并未到全面崩溃的边缘。比如人口稀少的俄罗斯,依然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军事强国,到处秀肌肉美国人也只能干瞪眼。比如老龄化严重的日本,其依然是全球5大经济体之一,海外产业布局已很多年,其国内的机器人技术与人工智能有些甚至领先全球,超越美国。因此,我们还担心什么人口崩溃呢?哪怕到本世纪末中国人口跌到了5亿,只要产业布局和政策不出偏差,中国国力继续发展依然不会停歇。虽然现世大部分人都等不到那一天,但相信中华民族是有这个智慧和决心把国家和社会发展治理的更加美好的。(祝中纤网各位新老客户新年快乐,狗年旺旺)

非常棒 不错哦 还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相关文章
行业要闻
热点文章
刘集乡 白洋岗 虎丘路丰乐里 南山 袭汇翔龙花园
保定路 广东南海区大沥街道办 龙万乡 石狮市湖滨社区农贸市场 燕子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