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 巴音乡| 北沟林场| 鞍山西道府湖里| 板桥|

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民生·城事
两位鱼贩最近一天只睡4小时 用手一掂就知道鱼有几斤几两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8-02-25 07:27:22 报料热线:81850000

卖完最后这两箱鱼,两人就回家过年啦。

  江先进和蒋辉是冰鲜鱼货批发商,就是大家俗称的鱼贩。春节临近,正是旺季,每天数以吨计的鱼货经过他们中转,流向各个菜市场,再到千家万户。一个多月来,他们每天不是在水产批发市场,就是在去批发市场的路上。而两人对这种忙碌已习以为常,“天天连轴转,一天也就睡4个小时。现在也是一年中生意最旺的时候,现在不忙啥时候忙?”昨天,在宁波绿顺水产批发市场,两人这样告诉记者。

  和鱼打了20多年的交道

  江先进和蒋辉都是象山石浦东门村人,江先进今年45岁,蒋辉41岁,两个人老家住贴隔壁,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合伙做鱼货生意已有十多年。

  昨天中午12点半,两人匆匆吃过午饭,开着两辆皮卡车从石浦出发了,车上装的是鲳鱼。2小时后到达绿顺海产批发市场的时候,两人一脸倦容,面色苍白泛青,这是长期疲劳加睡眠不足的后果。

  下午2点半,批发市场已经热闹起来,停了不少大小货车。蒋辉说,要早点来,这样才能抢到好位置。因为来得比较早,两人昨天又如愿抢到了大门口的“黄金地段”。

  伴随着“嘭嘭”声,装满鱼货和碎冰的塑料网格箱陆续从车上卸下来,市场里的人也越来越多。卸完货已经下午3点多了,市场里一片嘈杂。两人开始按重量对鲳鱼进行分拣,4两、5两、6两……每条鱼有多重,他们用手一掂就能知道。

  “每天过手的鱼无数,第一眼看上去就能知道大概,上手掂过,误差不会超过百分之五。”江先进自信地说。

  两人已经和鱼打了20多年的交道,江先进18岁上船捕鱼,蒋辉上船的年龄是17岁。“那时候,渔村的孩子不上学,除了出海捕鱼,也没什么更好的选择。再说,从小听的看的多数和鱼有关,捕鱼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选择。”江先进说,他捕了13年鱼,后来实在觉得太苦了,就上岸了。“上岸后发现,自己除了懂鱼,其他东西都不懂,于是换了个方式继续和鱼打交道,贩鱼卖。”

  有些生意明知道亏也要做

  “贩鱼比捕鱼轻松,好歹在陆地上,比飘在海上幸福多了。”蒋辉说,当然,贩鱼也很不容易,起早贪黑、浑身腥臭不说,也担着不少风险。

  虽然昨天水产市场上热闹非凡,但光顾两人摊位的买家很少。“送人的海鲜礼包该买的都买了,自家储备的年货也都买得差不多了,现在大鲳鱼一天比一天难卖。”江先进说着,还从椅子上站起来,跺跺脚原地转了一圈,嚷嚷着“太冷了,太冷了。”的确,潮湿的大棚里,到处都是碎冰,自然很冷。

  尽管昨天的生意不好,但似乎并没影响到两人的情绪。“做鱼货生意的关键是不能把东西砸自己手里,卖不动就降价,还卖不动就再降价。”江先进笑眯眯地说,常年做他们这一行的,关心的不是一天两天的盈亏,只要总体上有得赚就好。

  行情不好,人又累,为什么还不休息呢?江先进说,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规矩,做鱼货生意的规矩就是:为了保证货源稳定,他们会与固定的渔船合作。“行情好的时候,渔船上的鱼都归你;行情不好的时候,你也要兜着。”江先进说,所以有些时候明知道这一趟要亏钱,也必须要做。

  接下来好好睡几天,准备过年

  晚上6点半,眼看生意高峰就要过了,两人的鱼货还没有卖出多少,他们决定降价,打七折。人群蜂蛹而至,一下子“抢”走了大半,连买家都感叹,“怎么这么便宜?”

  蒋辉笑笑说:“卖完回家过年了。”

  “回家过年?明天晚上不过来了?”记者问。

  不等蒋辉回答,旁边的摊主抢着回答:“眼泪都要卖出来嘞,还来?”

  江先进和蒋辉很有默契地同时回答:“不来了,回家过年喽!”

  “开渔以来,我们天天连轴转,这段时间我们每天最多就睡4个小时。”江先进说,每天晚上8点半左右,他们在水产市场卖完货,开2小时车回到石浦,再回到仓库整理一下,至少12点才能上床睡觉。如果半夜有渔船靠码头,又要马上起床去收货。正常情况,早晨五六点就要起床,一是当地会有小鱼贩上门买货,二是进行分货、装箱,再装到车上,吃了中饭就要赶往批发市场。

  “接下来好好睡几天,准备过年。”江先进说。宁波晚报记者殷欣欣文/摄

原标题:用手一掂就知道鱼有几斤几两

编辑: 杜寅纠错:171964650@qq.com

两位鱼贩最近一天只睡4小时 用手一掂就知道鱼有几斤几两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8-02-25 07:27:22

卖完最后这两箱鱼,两人就回家过年啦。

  江先进和蒋辉是冰鲜鱼货批发商,就是大家俗称的鱼贩。春节临近,正是旺季,每天数以吨计的鱼货经过他们中转,流向各个菜市场,再到千家万户。一个多月来,他们每天不是在水产批发市场,就是在去批发市场的路上。而两人对这种忙碌已习以为常,“天天连轴转,一天也就睡4个小时。现在也是一年中生意最旺的时候,现在不忙啥时候忙?”昨天,在宁波绿顺水产批发市场,两人这样告诉记者。

  和鱼打了20多年的交道

  江先进和蒋辉都是象山石浦东门村人,江先进今年45岁,蒋辉41岁,两个人老家住贴隔壁,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合伙做鱼货生意已有十多年。

  昨天中午12点半,两人匆匆吃过午饭,开着两辆皮卡车从石浦出发了,车上装的是鲳鱼。2小时后到达绿顺海产批发市场的时候,两人一脸倦容,面色苍白泛青,这是长期疲劳加睡眠不足的后果。

  下午2点半,批发市场已经热闹起来,停了不少大小货车。蒋辉说,要早点来,这样才能抢到好位置。因为来得比较早,两人昨天又如愿抢到了大门口的“黄金地段”。

  伴随着“嘭嘭”声,装满鱼货和碎冰的塑料网格箱陆续从车上卸下来,市场里的人也越来越多。卸完货已经下午3点多了,市场里一片嘈杂。两人开始按重量对鲳鱼进行分拣,4两、5两、6两……每条鱼有多重,他们用手一掂就能知道。

  “每天过手的鱼无数,第一眼看上去就能知道大概,上手掂过,误差不会超过百分之五。”江先进自信地说。

  两人已经和鱼打了20多年的交道,江先进18岁上船捕鱼,蒋辉上船的年龄是17岁。“那时候,渔村的孩子不上学,除了出海捕鱼,也没什么更好的选择。再说,从小听的看的多数和鱼有关,捕鱼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选择。”江先进说,他捕了13年鱼,后来实在觉得太苦了,就上岸了。“上岸后发现,自己除了懂鱼,其他东西都不懂,于是换了个方式继续和鱼打交道,贩鱼卖。”

  有些生意明知道亏也要做

  “贩鱼比捕鱼轻松,好歹在陆地上,比飘在海上幸福多了。”蒋辉说,当然,贩鱼也很不容易,起早贪黑、浑身腥臭不说,也担着不少风险。

  虽然昨天水产市场上热闹非凡,但光顾两人摊位的买家很少。“送人的海鲜礼包该买的都买了,自家储备的年货也都买得差不多了,现在大鲳鱼一天比一天难卖。”江先进说着,还从椅子上站起来,跺跺脚原地转了一圈,嚷嚷着“太冷了,太冷了。”的确,潮湿的大棚里,到处都是碎冰,自然很冷。

  尽管昨天的生意不好,但似乎并没影响到两人的情绪。“做鱼货生意的关键是不能把东西砸自己手里,卖不动就降价,还卖不动就再降价。”江先进笑眯眯地说,常年做他们这一行的,关心的不是一天两天的盈亏,只要总体上有得赚就好。

  行情不好,人又累,为什么还不休息呢?江先进说,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规矩,做鱼货生意的规矩就是:为了保证货源稳定,他们会与固定的渔船合作。“行情好的时候,渔船上的鱼都归你;行情不好的时候,你也要兜着。”江先进说,所以有些时候明知道这一趟要亏钱,也必须要做。

  接下来好好睡几天,准备过年

  晚上6点半,眼看生意高峰就要过了,两人的鱼货还没有卖出多少,他们决定降价,打七折。人群蜂蛹而至,一下子“抢”走了大半,连买家都感叹,“怎么这么便宜?”

  蒋辉笑笑说:“卖完回家过年了。”

  “回家过年?明天晚上不过来了?”记者问。

  不等蒋辉回答,旁边的摊主抢着回答:“眼泪都要卖出来嘞,还来?”

  江先进和蒋辉很有默契地同时回答:“不来了,回家过年喽!”

  “开渔以来,我们天天连轴转,这段时间我们每天最多就睡4个小时。”江先进说,每天晚上8点半左右,他们在水产市场卖完货,开2小时车回到石浦,再回到仓库整理一下,至少12点才能上床睡觉。如果半夜有渔船靠码头,又要马上起床去收货。正常情况,早晨五六点就要起床,一是当地会有小鱼贩上门买货,二是进行分货、装箱,再装到车上,吃了中饭就要赶往批发市场。

  “接下来好好睡几天,准备过年。”江先进说。宁波晚报记者殷欣欣文/摄

原标题:用手一掂就知道鱼有几斤几两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杜寅

海门街道 上寺店乡 杨家峪村 陈区镇 湖西畲族乡
庙上 太和圩乡 幺妹 曾东 含元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