坝墙子镇| 北大地西区社区| 白水洼北站| 禄劝| 板城镇|

全球社工高校到底有多少 :IASSW 2010年普查

原编按:本期向大家推荐的是美国学者Angel本期向大家推荐的是美国学者Angeline Barretta-Herman等2016年发表于International Social Work上的The changing status and growth of  social work education worldwide: Process, findings and implications of the IASSW 2010 census一文。作者通过2010年全球社会工作专业高校调查,收集到来自5个地区的473个课程项目的相关数据,探索世界范围内社会工作教育的发展变化及影响。

1、引言

21世纪的前十年,世界范围内的社会工作教育迅速发展。国际社会工作高校协会(IASSW)2000年公布开设社会工作课程的高校(这些高校中至少开设了社会工作高等专科课程)有1384所,2010年则增长为2110所,比2000年增长了50%以上。社会工作教育的迅速发展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其中一个原因是IASSW教育标准倡议;其他因素包括博洛尼亚进程(Bologna Process);此外,欧美社会工作教育者加强了与国际同仁的联系,支持在东欧、非洲、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建立或重建大学社会工作教育。南北合作,东西方合作,到20世纪末期势头良好。

然而,社会工作高等教育的历史并不很长。第一批社会工作学校是在20世纪头十年建立的。在20世纪30年代,社会工作教育在欧洲和北美获得了一定成绩,但在世界其他地区仅有少数几所大学。在20世纪中期,北美继续缓慢发展,而东欧的社会工作专业却在共产主义政权下被关闭。20世纪最后几十年,拉丁美洲和南美洲的社会工作教育则因席卷整个大陆的独裁统治而停滞不前。在21世纪头十年中,社会工作教育最重要的增长是在亚太地区,在这里,社会工作高等教育发展的速度很快。

作为对社会工作教育专业承诺的一部分,IASSW发起了2010年的普查,以更新2000版的全球社会工作高校目录,并通过这项调查收集关于社会工作高校的结构、人员、学生登记和课程等信息。这篇文章描述了这次人口普查的过程、报告结果,并讨论了2010年普查项目的影响。

2、2010 IASSW目录

IASSW赞助了三个著名的研究项目,以追踪教育的发展,为社会工作人员、学者和研究人员提供准备。1937年的爱丽丝·所罗门(Saloman)报告,全球有29个国家的179所高校建立了社会工作教育,但只有5所学校在欧洲或北美之外。IASSW2000年目录显示共114个国家的1300多所院校开设了社会工作专业,但包括了非学位课程和相关的社会服务项目。2010年的目录只包括提供社会工作学位课程的院校,以及在法国和意大利等的国家机构,这些机构提供文凭或执照作为执业资格。2010年目录中有125个国家的2110所高校/机构授予社会工作学校,较2000年增加了600多所。由于2010年的目录限制了机构颁发社会工作学位的机会,所以列表的简单比较掩盖了过去十年学位课程的急剧增加。许多大学提供一个以上的学位课程,并可以通过各种形式提供学位课程。每种形式都要求对课程进行修改,在某些情况下还需要具备专业技能或知识的人员。

2000年至2009年的十年中,大学的组织结构发生了显著变化,其社会工作教育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在埃塞俄比亚和斯洛文尼亚等国家,社会工作教育已经建立或者重新建立到博士水平。在中国,社会工作院校呈指数级增长,自2010年以来又新增145个(Leung,2012)。 2010版目录中添加了2000年目录中未包含的几个国家(例如阿尔及利亚、土耳其和尼日利亚)。 在过去十年中,尼泊尔、印度尼西亚和柬埔寨等几个亚洲国家引进或重新引入了社会工作教育。现在,几乎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建立了社会工作教育,并且社会工作教育的发展仍在继续,特别是在亚太地区,计划或已在非洲、欧洲、拉丁美洲和南美洲建立了若干硕士和博士课程。

尽管编制并更新目录复杂而费时,但这个目录是唯一的文件——世界范围内至少提供一个社会工作学位课程的高校名单。从2000年到2010年,目录中新增了600多所大学(新建立或重新建立社会工作教育);此外,清单上增加了不到20个在2000年以前成立的项目但以前没有列入社会工作学位课程的高校。这种增长速度反映了社会工作在过去十年中取得的突破性进展,表明了其作为一个主要的社会服务提供者的价值,并在大学设置中确立了作为一门学科的地位。

3、开展调查

2010年社会工作教育普查表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Garber和他的同事完成的2000年调查,以及barretta - herman(2008)的十年中期成员调查。为了进行纵向比较,2010年的普查维持了一个类似的内部组织结构。普查表中问题的提出重复多次,以尽量减少区域偏见,并纳入之前调查未捕获的重要因素并征求建议。

具体来说,采取了以下战略。研究小组仔细研究了2000年和2005年调查结果的有效性和可靠性。他们向IASSW董事会提交了重新提出的问题,并在董事会会议上讨论了调查问题的结构、内容和措辞,并向区域会议和国际会议的与会者提供了项目建设反馈的相关培训。由于确定调查的可见性对于最大限度地提高回应率至关重要,研究小组在2008年南非德班举行的两年一届大会上提出了这个项目,每个地区的教育工作者会议上参与了讨论,并在IASSW公告中宣布了即将进行的调查,并利用与同事的联系,鼓励他们参与即将开展的调查。在2010年香港举行的两年一度的大会上,研究小组利用几个小时,展示了一系列地图,说明了各国的学校数量,提交了与该项目有关的论文,进行草稿目录的验证,发布了分布式网络调查的链接,鼓励大家参与这项调查。
通过电子邮件进行的调查从2010年1月中旬开始,在部分更新的目录中列出了1384份高校清单(更新目录在2010年和2011年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使用英文、韩文、西班牙文、日文、法文、简体和繁体中文的电子邮件邀请受访者完成基于Qualtrics程序的调查。 该系统默认为被访者的语言。两次提醒大约间隔四到六周。网络调查的应答率令人失望,仅为11%,IASSW董事会于2010年6月批准了邮寄调查方案(邮件中除了介绍信、调查问卷和回邮信封外,邮件还包括会员申请)。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调查组更新了介绍信,重新编排了印刷格式,并通过传真或回函等方式邀请被调查者进行回复。为了降低原始邮件的成本和回邮的费用,研究组决定将调查问卷限制为四页。这些调查结果返还邮寄给“管理员”(管理员具有必要知识,可以对调查做出回应)。回收结果显示:只收到一份传真回复,有一半的受访者通过网络填写调查问卷,其余的人则通过邮寄方式完成调查。

印刷调查的数据每周输入一个专为世界人口普查分析而设计的SPSS文件。如果回复有问题,则发送一封要求澄清的电子邮件,随后收到一些澄清回复。在电子邮件分发中,许多地址都是个人的(受访者使用Google或Yahoo账户),很少有受访者进入他们的机构网站。 尽管假定调查仅询问了公共领域的人口统计信息,但71名受访者选择不识别他们的单位,也不能按区域确定这些答复。

调查问卷分为六个部分,将受访者的注意力集中在所要求的信息上。许多问题提供了多种答案;有几个问题,被调查者可以选择输入/写出他们的回答。此外,调查询问他们的项目结构、就业人员、学生入学和课程信息。还探讨了另外两个领域:大学的学术人员和学生的国际经验,以及对教育事业的趋势和影响因素的看法。

清理数据的任务是在2011年开始的,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完成并准备好进行分析。对473个答复的初步统计分析已于2011年年中完成。研究小组在2011年10月进行了为期4天的数据集中检查。并对方法进行了评估,从全球和地区的角度对结果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结果的影响。

文献来源:
Angeline Barretta-Herman et al (2016).The changing status and growth of social work education worldwide: Process, findings and implications of the IASSW 2010 census. International Social Work, pp. 459-478.

译者简介:
付双乐,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博士生在读。研究兴趣:老年农民工、社会工作、老年人服务与保障。
联系邮箱:hdsgfsl1101@126.com。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资料整理:付双乐。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性别女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尘肺村的新年:被夺走了呼吸,也要热闹地呐喊
临近零点,村里的爆竹声准时响起,挤走了电视晚会里明星的声响。这一夜,李祥云的儿子在门前铺开鞭炮,
二维码
亚庇哥打基 刘家场镇 王马桥村村委会 砖瓦窑村 军田
石狮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永宁中队 张楼 二桥路 临平镇 石洞子沟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