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乡| 白云配件公司| 昂多乡| 北京奥林匹克花园| 安扎乡|

埃蒙斯:打丢那两枪拿金牌也不换 生命中最美好的事

2018-02-2406:24 新华网
8月14日,埃蒙斯在比赛中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8月16日体育专电 如果职业生涯在今天终止,你会不会觉得遗憾?面对这个问题,35岁的埃蒙斯毫不犹豫。“当然不遗憾,我已经拥有了一个完美的职业生涯,”他说。

  对于中国观众来说,他们最熟悉的外国射击选手肯定就是埃蒙斯: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他均在男子50米步枪三姿项目决赛最后一枪出现严重失误,痛失基本上已经到手的金牌,而且都被中国选手“捡到”。

  挥 之不去的黑色幽默,屡战屡败的连续打击,埃蒙斯的奥运之旅,总是蒙着一层灰暗的色彩,人们惊讶、嘲笑、扼腕、遗憾、惋惜,但对于这些离奇的经历,埃蒙斯却 一如既往地淡然。在里约征程结束之后,埃蒙斯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专访,对于射击、对于奥运、对于人生,他有很多话要说。

  打丢那两枪,可能是生命中最好的事情

  “感谢那两次失误。”埃蒙斯说,“这可能是我生命中发生过的最好的事情。”

  雅典的那一枪,埃蒙斯打到了别人的靶子上;北京的那一枪,埃蒙斯只打了4.4环,八年努力,两枚金牌,就这样在全世界的惊讶与叹息中付诸东流。

  埃蒙斯说:“在伦敦奥运会之前,我终于悟出了这个道理。我终于鼓起勇气一遍一遍看着当年的录像,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害怕回忆。”

  “我想到,如果当时我拿到了金牌,当然很好,名利双收,但那一枪脱靶之后,我其实学会了更多,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运动员,更好的人,我努力找回自我,找到了一个更坚强、更明智的我。可以说,这两枪失误塑造了今天的我,我感激不尽。”

  “我很喜欢金牌,但如果让我拿这两枪失误带给我的经历去换几块金牌,我不会去换。”

  埃蒙斯说,他认为自己射击生涯最精彩的一场比赛,是伦敦奥运会上拿到铜牌的那一次。在伦敦奥运会之前,他得了甲状腺癌、被迫搬家、正常训练都成了问题,但在压力中他还是挺了过来,治好癌症后重新站在了奥运赛场上。

  “那枚铜牌,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宝贵的一块奖牌,这与奖牌的成色无关,而是因为在它的背后,包含着的那些故事,”埃蒙斯说。

  里约一战:最好的自己,遗憾的战绩

  在里约,埃蒙斯只参加了男子50米步枪三姿这一个项目,他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虽然卧射40枪打出了400环满环的惊人成绩,但他在立姿上却接连失手,最终以第19名无缘决赛。

  埃 蒙斯表示,这场比赛竞技状态非常好,最终结果不佳,自己也感到很遗憾。他说:“我在立姿比赛中的感觉其实非常好,每打一发,我都觉得自己发挥得不错,但最 后还是9.8、9.9,就差那么一点。那天的风向有点奇怪,我自己也有一些感冒,不过那都不是主要原因。说实话,我真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打得那么不好。”

  埃蒙斯说,他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感觉到对这项运动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无论是训练水平还是在其他比赛上的临场发挥都处于生涯的另一个高点。“我已经做到了我能做的一切,但结果很遗憾,我也没有办法。总体上来说,里约之行还是不错的,”埃蒙斯说。

  在里约奥运会结束之后,埃蒙斯将参加10月份的国际射联世界杯总决赛,在那之后他会休整一段时间陪陪家人,在明年决定是不是再继续为东京奥运会做准备。

  “我的状态不错,但是备战奥运会的过程实在是太艰苦了,”埃蒙斯说。

  在美国是路人,在捷克是名人

  虽然在射击圈扬名立万已久,但生性豁达的埃蒙斯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名人,他也不想成为名人,但他从美国搬到捷克定居之后,还是在当地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

  “在美国,我们有很多职业体育项目,比如橄榄球、冰球、篮球、棒球,这些项目整天出现在电视上,而射击这种奥运项目,在平时并不是特别受人关注。在美国的大街上,没人能认得出我,但是在捷克或者其他地方,会有很多人认识我,这种感觉挺奇妙的,”埃蒙斯说。

  在伦敦奥运会之后,为了更方便照顾妻子和孩子们,也为了寻找更好的训练条件,埃蒙斯一家开始长期定居在捷克。虽然训练比赛条件都改善了,但语言问题还是让他头疼了一阵子。

  埃蒙斯说:“捷克语太难了,我得慢慢学,刚开始我跟一个老师学,一周上两次课,后来在射击馆训练的时候我也跟朋友们交流,我们关系都很好,所以我犯什么语言错误都无所谓,这样就慢慢练起来了。现在我已经可以用捷克语跟人正常交流了。”

  埃蒙斯知道在中国也有很多认识他的人,他说:“知道有人关注你、尊重你的事业,为你高兴,这种感觉真的挺棒的。”

  他有一个当过FBI的师父

  埃 蒙斯的射击生涯,开始于一个偶然。他还小的时候,他爸爸的一个朋友闲聊的时候提起有的大学可以为射击选手提供奖学金。埃蒙斯一家是猎人出身,听到这个消 息,埃蒙斯跃跃欲试。“我爸爸的那个朋友,就是我的启蒙教练,他以前也是一名射击选手,在FBI(美国联邦调查局)工作过。我到他那去试了试,他说我适合 练步枪,于是我就加入了他射击俱乐部青年队,然后一步步成为了今天的样子”。

  对于恩师,埃蒙斯至今未忘,他时常给师父发短信,在里约比赛结束后,他还没忘了给师父邮一张明信片。他说:“他的出现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很感激上天的这个安排。”

  射击是一个昂贵的运动项目。作为美国队的一员,埃蒙斯每个月从美国奥委会拿一部分津贴,他的装备弹药由赞助商提供,出国比赛的费用则由美国射击协会负担。“每个月的钱不多,但足够我生活和训练比赛了,我觉得挺满意,”埃蒙斯说。

  朱启南,我见过的最好的射手之一

  在 2013年,国际射联大刀阔斧地对射击规则进行了更改,在新规则下,竞争更加激烈,比赛强度和偶然性更大,这也招致了很多选手的非议。对于新规则,埃蒙斯 评价道:“新规则刚出来的时候,我并不是很喜欢,因为变化太大了。后来知道这些规则将一直延续到奥运会,就开始适应这些规则,现在我觉得适应得还不错。”

  在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选手朱启南和意大利名将坎普利亚尼都宣布退役,埃蒙斯对此表示:“我第一次看朱启南比赛是在2004年,当时非常震惊,没想到这个年轻 人居然能做到这些。而我认识坎普利亚尼是在2008年,他是一名天才,有时候他平平常常就能打出的成绩,我需要在最好的状态才能打出来。他们是我最欣赏的 两名射击运动员。”

  4个孩子,足够了

  埃蒙斯和妻子卡特琳娜已经有了3个孩子,他跟新华社记者透露,卡特琳娜之所以没有来到里约,是因为她又怀孕了,为了不受寨卡病毒的影响,卡特琳娜在出发前两周放弃了来里约的计划。

  作为一名35岁的老将,埃蒙斯已经开始计划退役之后的生活。他已经开始作为教练指导一些年轻选手,也在美国冬季两项队当中教队员们射击。同时,作为一名工 商管理硕士,他在商业咨询方面也是一把好手。他说,无论是商业,还是射击,都是一样的,只要能用自己所学所能帮助别人,自己就很开心。

  当了这么多年运动员,埃蒙斯说他想教给孩子们的东西太多,但最主要的还是对待比赛、对待人生的态度。他说:“我最想教给他们的是,在比赛中你要尊重 你的对手,无论输还是赢,你都能够由衷地握着对方的手,为他祝贺。因为这是比赛,无关生死,无论你成与败,太阳照常升起,家人会一如既往地爱着你。”

  “你还想要更多孩子吗?”记者跟埃蒙斯开玩笑。

  “不,不,4个已经足够了,”埃蒙斯笑着说。

标签: 里约奥运埃蒙斯最后一枪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

推荐新闻

加载中,请稍候...
皮村 达州 荔香公园 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怀安县
南白象街道 乌金村 白庙街道 洪湖镇 排下